<acronym id="ukmym"></acronym>
<acronym id="ukmym"><small id="ukmym"></small></acronym>
<rt id="ukmym"><small id="ukmym"></small></rt>
<sup id="ukmym"></sup>

資訊

首頁 股票 資訊 教育 學習 歷史 健康 女人 母嬰 題庫
子欄目:

文康網 > 資訊 >

小樹林里,小寡婦一直讓我用力…

小樹林里,小寡婦一直讓我用力…

時間:2021年08月13日 22:24:17 來源:www.kazung.com 閱讀:

  今天對小樹林里,小寡婦一直讓我用力…聊了聊,下面,是本站的小編整理關于小樹林里,小寡婦一直讓我用力…的詳情解說:

一方山水養一方人,桃水村雖然偏僻,但這里的女人個個都白嫩水靈。

  

這天有些暗沉,估摸著是要下雨了,馬連成急匆匆的從學校回家,剛上完課,得在下雨之前把地給鋤了。

  

他挺清秀的,有點書卷氣,高中一畢業就回老家來了,父母前兩年死了,留下了三間大瓦房,還有一屁股的債,所以除了在村小教書之外,還要干農活。

  

回了家,他找了幾圈,都沒見著鋤頭,只能先借一把。

  

他這里沒幾戶人家,地廣人稀的,就隔壁有個王大麻子家,他現在在外地打工,就老婆在家。

  

說起他老婆香蘭,那村子里不少男人都流口水,皮膚那個白嫩,身材豐滿,尤其是胸口圓鼓鼓的,而且相貌嫵媚,總感覺在勾引男人。

  現在孩子剛出生沒多久,在家帶孩子。

  

而馬連成總感覺這個香蘭姐對自己有意思,好幾次在門口的水井洗菜洗衣,都能看到她沒穿里衣,白花花的羊脂軟玉不停的晃著,真叫人想咬幾口。

  

馬連成總是偷偷的看著,他其實老想個女人了,只可惜家里窮,加上身子沒那么壯,干活不行,一直沒找到合適的。

  

“香蘭姐,香蘭姐,在屋么?

  ”馬連成在門口叫喊了兩聲,見沒人應,就走了進去。

  

她這院子挺大的,馬連成一直朝里走去,到處看了看,卻終于看到了香蘭姐。

  

她正抱著小孩,打著盹,但胸口雪白的一片卻露了出來,那翹翹的弧度,又大又軟,孩子一口咬著,漂亮的大眼睛盯著馬連成,嘴上而是使勁的吸著。

  

馬連成瞪大了眼睛,一動不動,心慌意亂的。

  

之前都是偷偷看,這次可算得上是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看,不知道摸上去是什么滋味。

  不知不覺,身下的小兄弟已經挺立了。

  

“馬連成,你在這里做什么?

  ”香蘭醒來,就見隔壁的馬連成呆了一樣盯著自己,她低頭一看,明白了。

  

“香,香蘭姐。

  ”馬連成結結巴巴,臉通紅,居然被抓了個現行!

  

香蘭姐瞄了一眼他褲襠,也扯了扯自己衣服:“娃兒吃奶,我犯困,打了會兒盹,瞧你盯的模樣,難不成也想來吃一口?

  ”

這絕對是挑逗!

  

“不是的,香蘭姐,我,我是來借鋤頭的。

  ”馬連成尷尬道。

  

“鋤頭不就在門口那旮旯里擱著。

  ”

“我,我知道了,我先去了。

  ”馬連成轉身就跑,腦袋里還是那一片白。

  

看到他這驚慌的模樣,香蘭笑起來,但隨后嘆了聲,自己的苦,又有誰知道,死鬼老公半年也難得回來一次,自己一個女人家,夜里的空虛寂寞,沒有人知道。

  

每次夜深人靜的時候,她只能一個人用手解決。

  

馬連成扛著鋤頭,這個香蘭,也不是第一次這么挑逗他。

  以前有次找他幫忙掌樓梯,結果一不小心滑下來了,壓在他身上,半響都沒起來。

  

來到自家的地,看著愈加陰沉的天,馬連成挖起來,下午還有節課得去學校里上了。

  

挖了會兒,碰見了個硬東西,幾鋤頭下去,還是沒反應,這塊地一直是荒著的,大石頭很多,他摳干勁了周邊,咬著牙把石頭翻起來。

  

這一翻不要緊,下面居然是個空空的洞。

  黑漆漆的,不知道弄了什么。

  

他伸手下去摸了摸。

  

探了探底,似乎碰到了些東西,又使了點勁兒,才一把抓住了。

  

是個精致漂亮的小壺,黃銅有些變色,但那龍紋雕刻栩栩如生。

  

“這肯定能換不少錢。

  ”馬連成自言自語,這些玩意可以當作古董賣,搞不好還能有個千八百的,自己日子就好過點了。

  

一晃,這里面還有嘩嘩水聲,這可奇怪了,蓋子上還封著一層黑黑的東西。

  

馬連成使出吃奶得勁兒才拔開了這壺塞。

  

“嘭。

  ”的一聲,然后就酒香四溢,這平常不喝酒的馬連成都感覺喉嚨一動,有點饞了。

  

按理說,這酒是放不壞的,而且不會變質,也沒誰會藏毒酒在這里,這口正好渴了,他就試探的一仰脖子,小來了一口。

  

甘甜清澈,跟想象中的火辣完全不一樣,味道極好。

  

然后咕嚕咕嚕的,喝完了,把這壺一藏,繼續干活兒。

  

挖著挖著,這身上就有點兒發熱了,開始以為是正常反應,但越來越熱,皮膚也偏紅了,更奇特的是,連自己的下面似乎也有了反應!

  然后腦袋一熱,整個人暈過去了。

  

迷迷糊糊間,馬連成感覺到自己擺在了什么地方,然后就聽到了幾句什么死了之類的話,就沒什么動靜了。

  

香蘭有些可憐的看著馬連成,剛剛洗菜的時候,就見有人抬著馬連成回來了,說是倒在干活兒的地里,他們看到的時候,已經沒點心跳,基本上已經死了,所以連村里的診所都不用去了。

  

這馬連成沒個三親六故的,挺可憐的娃,曾經也幫過香蘭不少忙,愣頭愣腦的,怪有意思,好幾次她都故意逗他。

  

這一死,就跟死了條狗沒區別,頂多村里的人會嘮叨幾句,然后該干什么,干什么。

  

“還是叫兩個人,幫他埋了,墳頭燒點紙,這輩子就沒了。

  ”香蘭自言自語,眼睛卻看這個地方。

  

“死了都還不安寧。

  ”她走了過去,馬連成的那玩意還硬著,一點都沒軟下去的跡象。

  

“哎,估計這玩意他生前都沒開過葷,早知道他這么命薄,也不介意讓他嘗嘗女人的滋味。

  ”

“水,水。

  ”馬連成忽然開口了,嚇了香蘭一跳,隨后反應過來,他還活著!

  

“等會兒。

  ”香蘭拿著一大碗水急沖沖的過來了,發現馬連成已經睜開了眼睛。

  

“香蘭姐。

  ”他虛弱的喊了聲,就大口大口的喝著,直接嗆了幾口。

  

“慢慢喝,水多的是,你這是怎么回事。

  ”香蘭問道,臉有點紅,剛剛自己自言自語那話,不會被他聽到了吧。

  

“剛剛干活的時候,挖到了壺酒,我口渴就喝了,結果這樣了。

  ”馬連成喝了水,感覺恢復了不少,坐起來了,身上全粘著泥巴,不過腿還暫時有些難用力。

  

“挖到的東西你也敢喝。

  ”香蘭又瞅了眼他的褲襠,心猿意馬起來。

  

“我幫你擦擦身子,去床上躺會兒。

  ”香蘭說道。

  

然后香蘭忙活起來,拿了大盆,提了水,扶著馬連成下了桌,然后把門關起來。

  

“把衣服脫了,別不好意思了,姐我什么沒見過?

  ”香蘭見馬連成扭扭捏捏,開口說道。

  

要是以前,馬連成肯定特不好意思,但現在感覺膽子大了些,直接脫掉了上衣跟長褲,留著根褲衩。

  

“你這褲衩也得除了。

  ”香蘭感覺自己聲音有點兒抖,好久不見這東西了,心慌。

  

馬連成猶豫了一下,女人都不怕,自己還怕什么,干脆一咬牙,脫了個干凈。

  

“還挺男人的。

  ”香蘭故作鎮靜,腳根都有些軟了,拿著毛巾,粘著水。

  

那兇神惡煞的東西,比自己老公的足足大一號!

  真不知道是個什么滋味兒。

  平常還真看不出來他有這樣的本錢。

  

其實馬連成自己也奇怪,好像大了不少,難道是酒的作用。

  

香蘭仔細的給他擦拭著身體。

  

“香蘭姐,謝謝你。

  ”馬連成由衷說道。

  

“謝什么,都是鄰里鄰居的,有什么事兒都互相照顧點。

  ”香蘭還是沒敢碰那東西。

  

“好了,你換身衣服就行了。

  ”她越擦心越慌,草草了事,給他找來了干凈的衣服。

  

等他換好,香蘭就得走了,孩子還擱在床上,怕出了意外。

  

“對了,別跟你王大哥說起這事兒。

  ”香蘭走了幾步,回頭囑咐道,這幫個男人擦身子,很容易閑言閑語的。

  

很快馬連成發現自己腿也能動了,小兄弟也終于安靜了。

  然后突然想起還有節課,就心急火燎的朝著學校趕去。

  

桃水村小學離他家不遠,幾分鐘的路就到了,有些破爛的幾棟教室,都是以前的老屋,一共有六個班,一年級到六年級,然后鄉里才有初中,縣城里才有高中。

  

六個班總共加起來也才一百多個孩子,平均二十個人一個班。

  連馬連成在內,一共六個老師,其中校長也是。

  

而現在更無奈的是其中有個老師受不了鄉村里的日子,外出打工去了,只有五個人負責了。

  

馬連成夾著課本,走得很快,這學校連校門都沒有,操場上到是立了根旗桿,星期一的時候升旗用,怕風吹日曬的,平常旗都是取下來保管。

  

“小馬,小馬。

  ”校長一臉和藹可親的笑容走過來。

  

“張校長,有什么事?

  ”馬連成看了看時間,到了上課的點了。

  

“先別忙,我有件事托你去辦。

  ”張校長拉住了他。

  

“咱們學校,許老師走了后,我就跟鄉里打了個報告,你猜怎么著?

  ”

“怎么著?

  校長你別賣關子,我急著上課。

  ”馬連成問道。

  

“鄉里就把這事兒給報到了縣里。

  ”

“縣里通過研究決定,準備給予我們一些幫助,先是給我們買了一百多套書,最重要的你猜是什么?

  ”

這個張校長什么都好,就是有點兒啰嗦。

  

“什么?

  ”

“給我們送來了最需要的資源,一個老師!

  你想想,從縣里調來的老師,見過世面的,肯定教出來的東西不一樣。

  ”

“昨天打電話來的,我本來叫了鄉里二狗子用他的三輪把人帶進來,結果他今天車壞了,所以你得幫我個忙,去把這個老師接回來。

  ”

原來是這事兒。

  

“你下午的課,我代了,你只管去接人。

  ”

“張校長,這一個來回,估計天都黑了。

  ”這二三十公里,可不是那么好走的。

  

“我幫你借了個摩托車,你騎車去,很快的,路上注意安全就行了。

  ”張校長指了指不遠處,一輛破破爛爛的摩托。

  

馬連成其實挺喜歡摩托車的,可惜一直沒錢買,以前讀高中的時候,騎過幾回。

  見有車子,心里有些癢癢的,沒多想,答應了。

  

“對了,那老師叫做蘇雨瑤。

  ”

“是個女的?

  ”聽這名字,挺美的。

  

“對對對,是個女老師,你快去接,別叫人久等了,我馬上幫你去上課。

  ”張校長看遲到幾分鐘了,拿過馬連成的書,趕緊跑去。

  

馬連成推出了車子,這鐵東西銹跡斑斑的,一看平常就不愛惜,馬連成暗罵了句,開始發動車子,踩了幾下,都沒打著火。

  

抬頭卻看到了一個女學生往外走去。

  

這正是他班上的學生,長得挺水靈漂亮的,明顯比其他孩子高一截,而且發育得不錯,胸口已經鼓鼓的了。

  

那臉蛋兒白白嫩嫩,大眼睛,雙眼皮,小嘴紅嘟嘟的,不少男生都喜歡作弄她,其實是變著花樣引她注意。

  

因為是單親家庭,所以馬連成平時對她挺照顧的,她跟馬連成也親近。

  

“寧夢夢,你上哪兒去?

  ”馬連成喊道。

  

“馬老師,我回家一趟,我娘今天有些不舒服,我要回去照顧她。

  ”寧夢夢走了過來,衣著樸素,卻遮不住天然去雕飾清水出芙蓉的美貌。

  

“這樣啊,老師剛好要走那邊,我帶你去。

  ”

“謝謝老師。

  ”她輕輕一笑,就坐了上來,摟住馬連成的腰,胸口的柔軟也貼得緊緊的。

  

馬連成有些不自在。

  她可是自己的學生,才多大,自己瞎想什么。

  

他深吸一口氣,終于踩著火了,摩托車冒出一陣黑煙,開走了。

  

這泥巴路,石頭多,所以很簸箕,寧夢夢就抱得更緊了,絲毫不介意這個大哥哥一樣的老師占著便宜。

  

馬連成是邊起邊走神,差點就拐到田里去了。

  

桃水村現在壯年男人不多,因為都往外打工掙錢去了,不少發財的,回來后老婆穿金戴銀,一個勁兒的炫耀。

  

而寧夢夢的爸爸也抵擋不住這樣的風潮,三年前出去了,但再也沒回來過了,聽村上的人說,是跟著去搶東西,被打死了。

  

這就可憐了寧夢夢的母親,當年可是隔壁村有名的大美人,被讀過點書的老寧給說動了心。

  誰知道他就是個空心大蘿卜,沒什么本事,光會說。

  

等發現的時候,都懷上寧夢夢了,所以沒辦法,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終于到了她家那邊,馬連成停了車。

  

“謝謝馬老師。

  ”寧夢夢俏生生的說了句,臉有點兒紅紅的,轉身走了。

  看著她,挺好的一姑娘,只不過被這深山跟禁錮了,這輩子,還能怎樣?

  

嘆了口氣,騎著這摩托車著,朝著鄉上繼續前進。

  

騎到半路的時候,才想起來張校長沒說那老師長什么樣子,認不到人怎么辦?

  這回去一趟又嫌麻煩,彎彎繞繞的,路又差,還好幾次熄了火。

  

足足騎了一個多小時,跋山涉水,人都要散架了。

  

大巖鄉也是縣里出了名的貧困鄉,連水泥路都沒有,全都是坑坑洼洼的泥土,路邊有不少屋子。

  擺著些攤,這不趕集,人稀稀落落的。

  

從縣城里來只有一條路,馬連成騎著車,決定先去路口看看。

  

還沒到,就看到有幾個人圍在一起,大概是什么流氓地痞又在欺負人了。

  

他隨意掃了一眼,這一看不要緊,眼神就挪不開地兒了。

  

好美的女人,白凈的瓜子臉,一雙眼睛勾魂似的,那嘴兒彷佛沾了些蜜糖,映著潤光,看得叫人想咬一口。

  

最重要的是,那氣質是鄉里人比不了的,讀過高中的馬連成一眼就能看出,這絕對是來自城里的女人。

  

簡直美得跟天仙一樣。

  大概是太漂亮,所以惹得幾個流氓上前搭訕,不過這女人表情冷冷的,身材也是極好,前凸后翹的,個兒挺高。

  

“你們再不走,我就報警了。

  ”這女人冷聲道。

  

“大姑娘,報警?

  你看看這是什么地方。

  ”幾個人充滿了淫欲的目光。

  這大巖鄉發生過不少姑娘被強暴的事情,但這荒山僻嶺的,鄉里的警察根本不管事兒。

  

馬連成挺同情這女人的,但是他不敢管。

  

不過他忽然看到了女人身邊的一個大箱子和一個小箱子,像是從外面來的,難道說,這人是自己要接的蘇雨瑤老師?

  

這下有大麻煩了,他硬著頭皮把車開過去。

  

“臭小子,干什么?

  滾遠點,想學電視里的家伙?

  ”一個人兇神惡煞的說道。

  

“請問,你是蘇雨瑤嗎?

  ”馬連成先不管他們,而是直接問那個仙女一樣漂亮的女人。

  

“我是。

  ”她皺了皺眉頭,眼前這個人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看起來文文弱弱的,一股子土味,頭上還有泥土。

  

果然是她!

  

“蘇雨瑤,名字挺好聽的。

  這樣吧,陪哥幾個喝點酒,就放過你。

  ”一個光頭佬說道。

  

“休想!

  跟你們這樣的流氓喝酒,有毀我的清白!

  。

  ”蘇雨瑤脾氣很硬。

  

“幾位大哥,幾位大哥,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請多多原諒,她是我們村的老師,最近縣里調來的,為了孩子們著想,還希望幾位大哥放過她。

  ”

馬連成下了摩托車,好言好語的說道。

  

“管我屁事!

  老子今天就是看上了這個女人了,你小子管什么閑事?

  ”那光頭一巴掌拍在馬連成的頭上。

  

“是,是,是,幾位大哥別生氣。

  ”馬連成是腦袋里飛快的轉著,想著怎么脫身,賠禮道歉似乎不管用。

  

幾個人推推搡搡,馬連成和蘇雨瑤都擠到一塊了,在后退就是墻了,明顯蘇雨瑤有點避著馬連成,不想碰在一起。

  

“幾位大哥,有話好好說。

  ”馬連成陪著笑臉。

  

“說你媽!

  老子就是這樣,你干叼樣?

  窩囊廢一個,還他媽的想帶人走?

  ”

“你再說一遍!

  。

  ”馬連成本來忍著怒氣,突然被罵了媽,火氣騰的一下就上來了。

  

“你他媽的沒聽明白?

  別在老子面前裝大爺,小心搞死你!

  。

  ”那光頭一口唾沫噴過來。

  

馬連成一抹臉,直接彎腰撿起一個酒瓶子,對著光頭猛的砸下去。

  

嘭的一聲,瓶子粉碎,光頭上流著血,而馬連成的手都在抖。

  

“居然敢搞光頭哥,真不想活了!

  給我上!

  。

  ”幾人圍上來,就要打了。

  

馬連成一不做,二不休,也不知那里來的勇氣,直接一拳過去!

  

然后一個人直接退了七八步才停下來,捂著肚子。

  

“這小子,力氣太大了。

  ”那人痛苦的說道。

  

而一拳也打到了馬連成鼻子上,血腥徹底刺激了他,二話不說,硬扛著對方的拳腳,直接一個個的猛揍,簡單有效,很快四五個人都趴在地上了。

  不過他自己也不好受。

  

馬連成還是很緊張的,一來是自己頭一次這么打架,二來是自己力量怎么大了這么多,而且感覺一點都不累。

  

“蘇老師,我們走吧,晚了就天黑了。

  ”馬連成擦了擦血,自己的唯一好點的衣服又毀了。

  

蘇雨瑤也有些意外,沒想到這個男人還是有點本事的。

  

“箱子我來拿。

  ”馬連成趕緊拿過箱子,挺精巧的,有點沉,是女人喜歡的紅色。

  

“還有這個,給學校的教材。

  ”她指了指另外那個大箱子。

  

即使這幾個流氓趴下了,蘇雨瑤還是一肚子火,本來說好下車有人直接送過去,誰知道車壞了,她足足等了一個多小時,就出現了幾個流氓,說她站在他們的地盤,要給錢。

  不給錢就陪他們玩玩。

  

馬連成提著兩個箱子,倒也不覺得累,有點輕松的越過了幾人。

  

“就坐這個?

  ”蘇雨瑤秀眉緊蹙,她來之前也了解過這邊的情況,知道很苦很窮,但沒想到窮苦到這個地步。

  

從縣城里過來,就用了一個多小時,路相當難走,而且車上擠著很多人,味道很難聞。

  然后現在是一輛破爛一樣的摩托車送。

  

“蘇老師,我們這里條件不好,本來送你進去的三輪壞了,所以校長讓我來接你。

  實在抱歉。

  ”馬連成誠懇的道歉,他現在才注意到這個事實,這個大美女以后就是桃水村的老師了。

  

不過估計她干不了多久就會走的,那地方,就連很多本地人都受不了,用電都奢侈。

  

蘇雨瑤沒再多說什么。

  

馬連成到旁邊的人家借了跟繩子,先把箱子綁好了。

  然后才坐上摩托。

  

“蘇老師,上來吧。

  ”馬連成招呼道。

  

這怎么坐?

  蘇雨瑤只要側身坐下,這樣避免了過多的接觸。

  

“蘇老師,這樣坐,恐怕不方便,路很難走。

  ”馬連成有點為難的說道。

  

“我心里有數。

  ”蘇雨瑤盡量不碰到馬連成,既然她都這么說了,馬連成踩動車子,開始了回程的路。

  

開始蘇雨瑤還以為馬連成是想占便宜才那么說的,等行駛了一段路,她才知道什么叫做爛路,相比起來,自己從縣城里下來,還算是好路了。

  

多得數不清的彎道,到處都是石頭,到后來,她只能緊緊的抓住馬連成腰間的衣服。

  而馬連成是不敢說,因為她掐到肉了。

  

最后沒辦法,他停車了。

  

“蘇老師,有個事兒。

  ”馬連成說道。

  

“什么事。

  ”蘇雨瑤擔心起來,難道他也是個禽獸,想在這荒郊野嶺的對自己做什么?

  

“你手換個位置,我這腰受不了。

  ”馬連成拉起衣服,腰的左右都有兩個深深浸血的印記。

  

“知道了。

  ”

重新上了車,這次蘇雨瑤終于換了姿勢,跨坐在摩托上,但是她還是努力的保持著距離。

  可她胸口飽滿挺翹,還是會時不時的碰到馬連成的背。

  

開始馬連成還沒注意,之后發覺了,就感覺到心都飛起來了,就算在縣城上高中的時候,也沒見著過這么漂亮的女人。

  

大概是保持距離真累了,之后一直貼著點,蘇雨瑤看他還算老實,也不刻意避免了。

  

因為帶著這么多東西,所以騎得更慢了。

  

“你叫什么?

  ”蘇雨瑤問。

  

“我叫馬連成,也是學校里的老師。

  ”

“對了,前面有口井,水很好喝,蘇老師你渴了的話,可以停下來試試。

  ”馬連成想到了說道。

  

蘇雨瑤確實渴了,就同意了。

  

這鄉下村里,別的不多,甘甜的水是多不勝數,幾塊石頭就砌了口井,冰涼的泉水不停的流出來,形成了一條小渠,鋪著細沙。

  

她擔心不干凈,但那水清澈見底,最后抵不住好奇,試了試,甘甜可口,忍不住多喝了幾點。

  然后用手舀著水,慢慢的沖著腳。

  

馬連成看呆了,這精巧玉足,十分漂亮,晶瑩剔透的,伴著水滑過。

  而她穿的是涼鞋,所以一覽無余,原來腳也能這么好看?

  

▼▼▼▼▼

由于微信篇幅所限,只能發到這里啦!

  

點擊最下方“閱讀原文”,查看后面勁爆內容!

  !

  !

  

  關于“小樹林里,小寡婦一直讓我用力…”的介紹到此結束。

責任編輯:褚興英

上一篇:一句簡短的畢業感言

下一篇:沒有了

审计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