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ukmym"></acronym>
<acronym id="ukmym"><small id="ukmym"></small></acronym>
<rt id="ukmym"><small id="ukmym"></small></rt>
<sup id="ukmym"></sup>

教育

首頁 股票 資訊 教育 學習 歷史 健康 生活 題庫 母嬰
子欄目:

文康網 > 教育 >

那晚,我在廁所眼睜睜看著美女班主任被老男人侮.辱...

那晚,我在廁所眼睜睜看著美女班主任被老男人侮.辱...

時間:2021年03月04日 21:05:21 來源:www.kazung.com 閱讀:

   那晚,我在廁所眼睜睜看著美女班主任被老男人侮.辱... ?

陳芷涵是我的美女班主任,被譽為我們學校當之無愧的頭號美人胚,妖嬈的身段,曼妙的曲線,加上一張禍國殃民的漂亮臉蛋,使得無數雄性牲口蠢蠢欲動,在學校,無論老師還是學生,但凡胯下帶槍的都對她虎視眈眈。

  

當然,我也是其中最默默無聞的一個,無數個寂寞的深夜里我都是幻想著陳芷涵的動人臉蛋打著飛機含笑入眠的。

  

因為學校宿舍的環境又臟又亂,所以我在附近租了一間次臥居住,但搬進去一個星期,也沒見主臥的租客出現過,一度讓我誤以為這個房間還沒租出去。

  

但就在剛才,那個令我朝思暮想的倩影推門進入時,我甚至懷疑是自己過度手.淫而導致了幻覺。

  

陳芷涵,這個無數夜晚伴我壓抑沉吟的美女老師,竟然就是那一個神秘租客。

  

然而,正當我欣喜若狂時,一個禿頂的男子出現在了她身后,這個男子我認識,正是我們學校主管人事的副校長,叫楊偉。

  

我屏住呼吸躲在房間里,連大氣都不敢喘,看著楊偉一雙手摟著陳芷涵的蠻腰又是摸又是掐的,這畫面猶如一個晴天霹靂轟在我腦袋上,心中完美女神的形象瞬間倒塌。

  

這一刻,我恨不得沖出去把楊偉爆錘一頓,然后將他腦門上的幾簇殘毛給拔光。

  

但我心里很清楚,除了師生關系,我跟陳芷涵非親非故,我根本無權干涉。

  

“猴急什么,聽房東說來了一個新租客,被他看見不好,咱們還是去房間吧。

  ”陳芷涵一改往日的高冷形象,對楊偉媚笑道。

  

聽著熟悉的聲音,我的胸膛猶如萬針扎心,之前我一直把陳芷涵奉若女神,只可遠觀不容褻瀆,今天才發現所有清高全他媽是裝出來的,這心里落差可想而知。

  雖然有些沮喪,卻莫名又有一股亟待爆發的沖動。

  

當陳芷涵扯著肥頭大耳的楊偉走進主臥后,我便躡手躡腳的來到衛生間,之前我在打掃衛生時,發現墻上有一個廢棄的暖氣孔正好對著陳芷涵的床,這時正好能派上用場。

  

在興奮神經的驅使下,我搬來一條凳子爬了上去,墻那邊的無限春光頓時一覽無余,只見陳芷涵衣衫半解,臉蛋微醺,一臉媚態,惹火的迷你短裙也被褪到了腰部以上,而滿身肥膘的楊偉正趴在她的身上辛勤耕耘,只不過才哼唧了兩分鐘就虛脫的滾了下來,像條哈巴狗似的氣喘吁吁。

  

“楊校長,我提主任的事什么時候能夠解決。

  ”陳芷涵意猶未盡的整理好衣衫,抱著楊偉的脖子嬌滴滴問道,盡管身體沒有得到滿足,但戲份還是得做足。

  

看著陳芷涵一副嬌嗔樣,我的身體立即有了反應,恨不能直接沖進去把她狠狠蹂躪一番。

  

“別著急,再過倆月老王就退休了,他的位置就空了出來,屆時在校委會上我會極力推薦你,只要你把我伺候舒坦了,我還能忘了你啊,你個小妖精。

  ”楊偉咧著嘴嘿嘿笑道。

  

陳芷涵一聽有戲,頓時笑顏如花,立刻在楊偉的肥臉上吧唧吧唧啄了幾口,惹得我又是一陣咬牙切齒。

  

楊偉在學校是出了名的懼內,盡管花名昭著,卻從不敢夜不歸宿,提著褲子就要回去。

  興意闌珊的陳芷涵不肯放人,又纏著他膩歪了好一陣,見他還是沒有雄起跡象,這才悻悻然的放人。

  

待楊偉一走,陳芷涵就迫不及待的將纖纖玉手伸進了裙底,顯然是對楊偉的拙劣表現很不滿意。

  

這時,我由于太過激動不小心腳下一軟,哐當一下從椅子上掉了下來。

  

“是誰?

  ”突如其來的動靜驚到了陳芷涵,我正準備撒腿開溜,但為時已晚,被她堵在了洗手間門口。

  

“秦川,你怎么在這里?

  ”陳芷涵一臉錯愕的望著我,而我面露尷尬的站在原地連大氣都不敢喘。

  

“我……我是新來的租客。

  ”我摳著頭皮勉強的笑道。

  

陳芷涵抬頭一瞥,正好看見墻上那個廢棄的暖氣孔,面色潮紅的臉蛋頓時浮現起一層冷若冰霜的怒意,問道:“你都看見了?

  ”

“看見什么?

  我剛才在上廁所不小心碰翻了椅子。

  ”我故作一臉懵逼相,茫然的問道。

  

“真沒看見?

  ”陳芷涵抵近一步追問道。

  

“真沒看見。

  ”聞著陳芷涵身上散發的淡淡體香,我有些迷糊。

  

“那是什么?

  你別說是豆漿。

  ”陳芷涵指著墻上一片斑駁的黃白色液體,興師問罪道。

  

“我……我也不知道。

  ”我吱吱嗚嗚的辯解道。

  

“不知道?

  哼,你還睜眼說瞎話。

  ”

陳芷涵冷哼一聲,突然抵近過來,我猝不及防,趕緊向后撤,不料背后是墻壁,于是只能貼著墻根艱難立定。

  

陳芷涵本身就很高,足足有一米七多,加上又穿了高跟鞋,幾乎又是貼身的頂著我,溫潤的氣息正好噴在我臉頰上。

  

課堂上,陳芷涵總是以一種冷若冰霜的形象示人,此刻如此近距離的貼身接觸,讓我這只尚未出茅廬的小雛鳥心癢難耐,恨不得把她直接推倒。

  

“今天的事,你必須爛在肚子里,要是讓我聽到半點風聲,你知道下場。

  ”陳芷涵咬著牙威脅道。

  

“嗯,陳老師,你放心,我剛才什么都沒看見。

  ”由于我天性怯弱,孤身一人又沒什么背景,所以不敢輕易頂撞,只能點頭如搗蒜般的保證道,只差沒跪下來對天聊表忠心。

  

我生性懦弱沒錯,但我的小二哥不慫啊,何況它也不隨我的思想左右,被美女老師的胸器硬生生頂著,又被她鮮紅小口噴出的氣息熏著,不爭氣的小二哥立刻做出了反抗的舉動。

  

“陳老師,你放心,我什么都不會說的。

  ”我信誓旦旦的保證道,一邊說著,一邊還不停往回收腹,無奈背后是堵墻。

  

“嗯!

  這才是我的乖學生,表現好的話,老師會給你獎勵喲。

  ”陳芷涵這才滿意的停止逼問,咯咯的笑道。

  

等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安撫平小二哥,沐浴出更的陳芷涵換了一身絲質睡裙來到了客廳,低胸吊帶,齊臀黑紗,濕漉漉的秀發隨性散落,胸前兩座玉女峰呼之欲出,視覺沖擊力極強。

  

更要命的是她一邊走,嘴里還一邊砸吧著一條冰棍,那一抹嬌艷欲滴的小口時不時對著棍尖吞吞吐吐的撩人舉動,讓我這只小雛鳥喉嚨直冒青煙。

  

可能是在陳芷涵眼里只是個不諳世事的十八歲小毛孩,又或是她本性豪放,所以沒什么顧忌,徑直走到我對面坐下,吹起了頭發。

  

“秦川,你成績這么差,你以后長大了能做什么?

  ”

“……”我一陣無語,心想成績好還不都怪你,白天只顧著看你,晚上魂又被你勾,哪有心思學習。

  

“成績差點倒也沒關系,可你膽子又這么小,被人欺負了都不敢還手,將來走上了社會,還不是處處碰壁啊。

  ”陳芷涵有意無意的問道。

  

我摳了摳頭皮沒做任何反應,她說的沒錯,我成績是不好,天性又懦弱,但至少某方面比你那陽.痿哥要強多了。

  

“你爸媽要是知道你這種情況,估計得氣死。

  ”陳芷涵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我沒爸媽。

  ”我脫口而出,提起父母,我頓時黯然神傷,我出生那年,父母說是去南方打工,這一去便了無音訊,后來跟著爺爺奶奶生活,再后來爺爺奶奶也相繼去世了,我就成了名副其實的孤兒。

  

“哦,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陳芷涵大概意識到了自己說錯話,難得的露出一個歉意的微笑。

  

“沒事,我早習慣了。

  ”我揉了揉鼻子不以為然的說道。

  

“秦川,其實人長的笨一點沒關系,只要自己肯努力,將來也能干出一番事業,比如我們國家的首富馬先生,他就長的又丑又笨,照樣不是成了首富了嗎?

  所以你別灰心,只要……。

  ”或許是為了聊表歉意,陳芷涵擺出一副為人師表的姿態諄諄教誨道。

  

“我不丑。

  ”不過,沒等她把話說完,我便興沖沖的反駁道。

  

“嗯,確實不丑,長的還挺帥的。

  ”陳芷涵咯咯嬌笑道,說著,她還不忘對我上下打量了一番。

  

“我也不笨。

  ”我噘嘴說道。

  

“既然不笨,那為什么每次考試都墊底呢?

  ”陳芷涵反問道。

  

“我是不想學,真要學,那絕對是學霸級的。

  ”我不以為然的吹牛道。

  

“吹牛誰不會呢。

  ”陳芷涵翻了翻白眼說道。

  

“我沒吹牛,真要認真學起來,我連自己都害怕。

  ”我一臉篤定的說道,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

  

“行,那你認真一個給我看看,有本事就考個班級前十。

  ”陳芷涵見我沒臉沒皮的淡定模樣,居然也較真起來。

  

“沒勁,就算考全班第一又能怎樣,又沒啥好處。

  ”我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學生就得有學生的樣子,考第一還要好處?

  你以為你幫誰學呢,幫我嗎?

  行,別說第一,只要你能考進班級前十,我給你好處。

  ”陳芷涵氣鼓鼓的說道。

  

“那老師是不是也該有個老師的樣子?

  ”我極度不爽的頂了一句,心里明顯泛著酸勁,朝思暮想的女神被豬給拱了,而且還是自愿,這能爽嗎?

  

“秦川,你什么意思?

  ”陳芷涵噌的站起身,陰沉著臉問道。

  

“陳老師,我沒啥別的意思,我嘴賤還不行嗎?

  ”我趕緊沒臉沒皮解釋道,陳芷涵臉上的怒意這才有所消退。

  

“你不是不想學,而是你根本學不了。

  ”陳芷涵故意激我說道。

  

“陳老師,那你說,我要是考進了班級前十,你能給我什么好處。

  ”我死乞白賴的笑問道,笑意里透著明顯的陰謀氣息。

  

“只要你能考進前十,我能答應你一個要求。

  ”果然,陳芷涵中了圈套。

  

“什么要求都答應嗎?

  ”我迫不及待追問道。

  

“嗯!

  ”陳芷涵斬釘截鐵的點了點頭。

  

“萬一,我是說萬一我考進了前十,我要你跟我做那事,陳老師,你是不是也會答應。

  ”我試探著問道。

  

“可以吧。

  ”陳芷涵想了想,最終還是點頭答應了。

  

“行,拉鉤!

  ”我立即湊上去,深怕陳芷涵反悔。

  

“拉鉤就拉鉤。

  ”陳芷涵想都沒想就同意了,也太看扁我了吧。

  

一紙約定當即立下,我暗下決心,從此刻開始,我一定要努力學習天天向上,做個有理想有抱負的好孩子,當然,理想就是把眼前這位表面清冷骨子里風.騷的美女老師征服胯下。

  

我住的地方離學校不遠,也就三四分鐘的路程,第二天早晨走進教室,我發現自己是第一個抵達的,不由得暗自鼓了鼓勁,心想男人果真是靠下.半身支配的動物,只要下.半身有了動力,全身就會迸發出一股莫名的沖勁。

  

“喲!

  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

  ”我翻開英語書,正準備朗讀時,身后傳來一陣清亮的戲謔聲。

  回首一望,正是坐我前排的女生,叫李墨寒。

  

李墨寒長的很漂亮,一張干凈清純的臉蛋,精致挺拔的瓊鼻,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不惹半點塵埃,她跟陳芷涵相比,完全是兩種類型,前者屬于細水長流慢慢體會的那種。

  

而陳芷涵則是那種一照面就能激發起男人原始征服欲的那一類,尤其昨晚之后,她那迷醉微醺的表情始終在我腦海里揮之不去,想著想著就情難自禁。

  

如果非要我在兩者取其一的話,我只能說多多益善。

  

“秦川同學,你這是耍哪一個套路呢,是知恥而后勇呢還是受了什么了刺激。

  ”李墨寒走到我前面的桌位,一屁股坐下,然后笑盈盈的問道。

  

李墨寒這個古靈精怪的丫頭,雖然長的很漂亮,但嘴卻很欠,動不動就損我,好似跟我犯沖一般,一天不跟我斗嘴就活不踏實。

  

“關你吊事。

  ”我爭鋒相對道,突然又話鋒一轉道:“哦,對了,你沒吊哦。

  ”

“傻……逼。

  ”李墨寒微笑著擠出兩個字。

  

“你才傻呢,你全家都傻,別以為成績好就了不起。

  ”我冷哼一聲,蒼白的反擊道。

  

“成績好當然了不起,有本事你考個第一給我瞧瞧。

  ”李墨寒作為班里成績首屈一指的學霸,顯得底氣十足。

  

“我怕我搶走了你的第一,到時候你會跟我玩命,為了保住我這條賤命,所以我才沒跟你爭呢。

  ”不知道是遺傳的問題,還是我常年在市井討生活的緣故,我吹牛從來不臉紅。

  

“呵呵!

  那真是委屈你了,替我謝謝你們老秦家的祖宗十八代啊。

  ”李墨寒揚了揚嘴角挑釁道。

  

“你別不信,我真搶了你的第一,到時候讓你哭都找不到門。

  ”見李墨寒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我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挑戰。

  

“有本事就搶一個啊。

  ”李墨寒不以為然的刺激道。

  

“行,我要是考了第一,到時候你必須答應一件事。

  ”我信誓旦旦的說道。

  

“別說一件事,就算十件事我也同意。

  ”李墨寒聳了聳柔弱的香肩,一臉悉聽尊便的模樣。

  

“好,到時候我考了第一,你必須讓我……。

  ”我深怕李墨寒拿凳子砸我,沒敢繼續往下說,只是伸手指了指窗外的太陽。

  

“我必須讓你什么啊?

  你什么意思?

  ”李墨寒眨巴著水汪汪的眸子看了看窗外的太陽,又回頭看了看我,一頭霧水的問道。

  

“太陽啊。

  ”我適時的提醒道。

  

“太陽怎么了,我必須讓你太陽……?

  到底什么意思。

  ”后知后覺的李墨寒還是沒能理解。

  

“日啊。

  ”我急的差點跳樓。

  

“我讓你……日!

  靠,你個不要臉的流氓,竟然敢耍本姑娘,看我不廢了你。

  ”這一刻,李墨寒恍然大悟,隨手抓起旁邊的凳子劈頭蓋臉的沖我襲來,好在我早有心理準備,撒腿就跑,一溜煙就跑出了兩里地。

  

直到上課,我才鬼鬼祟祟溜回教室,結果屁股剛一坐下,李墨寒就拿著一把圓規轉過身來,還用針尖指了指我下面,又比劃了一個‘剜’的手勢,那意思很明顯,這是要給我凈身呢,媽呀,我不由自主的把雙手伸向褲.襠,然后捂的嚴嚴實實。

  

今天的我有些例外,一改往日猥瑣的目光,認真聽著陳老師在講臺上講課,只可惜我怎么努力都無法集中精力,哪怕只是陳芷涵一個下意識的撩發姿態,都能讓我想入非非,她每次開口發音,傳入我耳中的仿佛不是單詞發音,而是那壓抑的低吟,昨晚的畫面實在太過震撼,我這只小雛鳥哪有那道行承受,簡直是度秒如年。

  

“秦川,給我去倒杯水。

  ”正當我心有戚戚然時,后面離我好幾排的一個男生朝我大聲嚷嚷道。

  

那個叫王銘的男生是我們班的小霸王,仗著家里有點勢力,又是學校跆拳道社的社長,在班里聚集了一些追隨者,動不動就欺凌其他同學,我這種三無學生就是其中最苦逼的受害者。

  

“哦,王哥,我這就來。

  ”一聽王銘的叫喚,我本能的從桌位上站了起來,嬉皮笑臉的答道,咋看一副準女婿巴結岳父的狗腿樣。

  

“哎!

  可惜了!

  真是中看不中用啊。

  ”我還剛站起身,前面的李墨寒就陰陽怪氣的嘆道。

  

“李大小姐,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我不解的問道。

  

“秦川,虧你取了一個萬里秦川的霸氣名字,還長了一副湊合的皮囊,卻沒有半點北方爺們的氣概,你要是稍微有一丁點骨氣,我都能對你刮目相看。

  ”李墨寒搖了搖頭無奈笑道,一臉怒其不爭哀其不幸的惋惜。

  

“關你吊事。

  ”我不知好歹的頂了一句。

  

“對不起,我沒吊。

  ”李墨寒大大方方的承認道。

  

“秦川,你逼逼完了沒,咱們王哥快渴死了。

  ”一個正給王銘揉肩的狗腿子見秦川半天沒動作,高聲催促道。

  

“來了,來了。

  ”

我沒有半點猶豫,屁顛屁顛就跑到王銘身旁,腆著臉很狗腿的笑問道:“王哥,你這是要喝冷水呢還是要喝熱水。

  ”

“不冷不熱的。

  ”王銘把雙腿擱到課桌上,連正眼都沒瞧我一眼就冷冷的吩咐道。

  

“好咧!

  我這就給你去倒。

  ”我像是得了美差一般,興沖沖走到飲水機旁,先是倒了半杯冷水,接著又倒了半杯熱水,然后把杯子搖晃了一下,讓冷水和熱水交融,這一系列動作是相當熟練,一看就是經常干這種端茶遞水的粗活。

  

“天生一副賤骨頭。

  ”前面的李墨寒看了我的舉動,牙齒咬的咯咯直響。

  

雖然她這句話說的很輕,但我還是能很清晰的聽見,面對這種直插心窩的嘲諷,我沒有做任何爭執,只是在沒人察覺時,我的嘴角微微一揚,閃過一絲只有我自己知道淡然微笑。

  

又苦逼的支撐了一下午,熬到放學,我第一時間來到附近網吧,進入了游戲。

  

“喲!

  秦川,你也在呢。

  ”正當我殺紅眼的時候,身后突然傳來一個聲音,回頭一瞧,王銘帶著幾個嘍啰走了過來。

  

“王哥,你也來玩呢。

  ”我站起身很牽強的笑道。

  

王銘歪嘴掉一根煙,身后又跟著三四個小弟,顯得氣場很強大,不過在我看來,很有裝逼的嫌疑。

  

“喲,你小子,裝備還不賴嗎,來來來,把你的號借我玩玩。

  ”王銘緊緊盯著電腦屏幕,那目光像是看到了姑娘的人間胸器一般,貪婪而猥瑣。

  

“王哥,那你玩吧。

  ”我懦弱的閃到一邊說道,還躬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去,給我們買瓶飲料。

  ”坤仔一腳踹在我屁股上,不容分說的命令道。

  

“哦!

  ”我點了點頭,立刻屁顛屁顛跑到收銀臺,當我拿著五瓶可樂折回來的時候,王銘這小子竟然把我一身的裝備全給糟蹋光了,三年的心血被他用半個小時的功夫全敗光,我的心在滴血,卻又敢怒不敢言。

  

“走吧。

  ”王銘見我游戲中的角色只剩一件褲衩了,頓時興致了然,招呼上坤仔那幾個跟班大搖大擺的朝網吧外走去。

  

就在我目送王銘他們離開時,眼角余光正好瞄到網吧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里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我轉身望去,只見一個精瘦的年輕小伙站在那里,視線投向網吧的出口處,正是王銘他們離去的方向,他面色陰沉,眼神里閃爍著令人生畏的寒芒。

  

他叫韓樹義,是我過命的兄弟,從十四歲起,他就跟著我在瀛洲這座小縣城打殺。

  別看韓樹義一副精瘦形態,實則是個狠角色,他爺爺是傳統跤的高手,素有粘衣十八跌的名號,但凡被他爺爺扣住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必定會被摔的人仰馬翻,而韓樹義已經學得他爺爺的精髓。

  

韓樹義冷冷的瞥了我一眼,連個招呼都沒打,徑直朝網吧門口走去,我一見這情況,心中大呼不妙,趕緊追了出去。

  

“小義,你這是干嘛?

  ”我把韓樹義堵在網吧門口,急切的問道。

  

“我去滅了他們。

  ”韓樹義冷冷的說道,目光去始終盯著王銘幾個人的背影。

  

“小義,你別亂來,會出人命的。

  ”韓樹義想掙脫我,卻被我死死拽住,哪怕是社會上真正的混混,也經不起他三兩下摔跌,別說王銘他們這幾個愣頭學生了。

  

僵持了許久,韓樹義才逐漸冷靜下來,他掏出一根煙點上,叼在嘴里呼哧呼哧的抽著,臉色極為難看。

  

“小義,你怎么會在這兒?

  ”為了不辜負爺爺對我的期望,能有一個相對安靜的學習環境,我特意拋下韓樹義他們這幫兄弟,從城東的公立學校轉到了城西的私立學校。

  

“哼!

  ”韓樹義熟練的彈了彈煙灰,冷笑道:“兄弟們怕你在新學校吃虧,所以這幾個月,薛磊他們和我輪流著守候在你們學校附近,以防你有不測。

  ”

薛磊是我另一個生死兄弟,初中那會還替我擋過刀子,他跟韓樹義和我有著最過命的交情。

  

我一聽韓樹義的話,相對無言,只是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能有這樣兩類插刀的兄弟,一生足矣。

  

“川哥,秦爺爺讓你好好學習,我不反對,你不聲不響拋下兄弟們轉學,我也不反對,但……。

  ”

韓樹義頓了頓,說道:“但你不能活的這么憋屈,就剛才那幾個渣滓那么糟踐你,你也不反抗的,你的血性呢,別忘了,你可是江東川哥啊,十四歲就敢帶著我們跟社會上的混混火拼的川哥啊。

  ”

韓樹義越說越激動,兩眼泛紅,我知道他很痛心。

  

“川哥,你好自為之吧,我跟薛磊相互交過底,我們一定會等你回來,哪怕等到死。

  ”韓樹義用力抱了抱我,然后義無反顧的轉身離去,清瘦而堅毅的背影在霓虹中逐漸模糊,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眼睛被淚水給糊住的緣故。

  

我的隱忍或者無能,讓兄弟們替我擔心,我五味雜陳的很不是滋味,心如刀割般疼痛。

  

連晚飯也沒顧上吃,我悶悶不樂回到出租房時,家有老虎的楊偉估計已經回家,因為我在門口沒有看到他的鞋。

  

衛生間傳來嘩啦啦的流水聲,陳芷涵正光著身體在里面洗澡,若是換做以前,我早想入非非心跳加速到兩百八十邁了,今天實在沒什么興致。

  

“呀!

  ”

大概是陳芷涵沒料到我會這么早回來,她洗完澡后竟然光著身子走了出來,看到我坐在沙發,先是呀一聲撕裂長空般的高分貝尖叫,然后一手捂著胸一手捂著下面,花容失色的朝自己的臥室狂奔而去。

  

過了三四分鐘,換上了絲質睡衣的陳芷涵慢悠悠的走出臥室,走到我的面前,濕漉漉的長發散發著迷人的清香,猶如一朵出水芙蓉,渾身上下無不透著成熟的韻味,卻又微微夾雜著幾分清冷的氣息。

  

“你都看見了?

  ”陳芷涵雙手環胸,冷冷的剜了我一眼,冷聲問道。

  

“看見了。

  ”我沒什么心情,只是木訥的點了點頭。

  

“你滿意了吧?

  ”陳芷涵滿臉冰霜,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

  

“滿意?

  要不你現在把衣服脫了,讓我從頭到腳再仔細看一遍,或許我能滿意。

  ”我憋著嘴沒好氣的頂了一句,臉上沒有半點表情。

  

“你……你下流。

  ”陳芷涵清冷的臉漲的通紅。

  

下流?

  我苦笑著搖了搖頭,沒有做任何辯解,心想老子再下流也不及你們,表面冷傲的女老師背地里跟有家室的校領導在一個學生的眼皮底下干茍且勾當,世界上還有比這更下流的事嗎?

  

“誰叫你這么早回來的?

  ”見我無動于衷,陳芷涵一臉怒意的斥問道。

  

“這是我的家,我打算什么時候回來就什么時候回來,如果你們覺得我礙眼,可以搬走,我還眼不見為凈呢。

  ”要是在平日,我定會選擇忍氣吞聲,但今天不同,我的心情糟糕透頂,看誰他娘都不順眼,一個人在情緒低落時,就如同炸藥,隨時都可能被點燃爆炸。

  

“秦川,你把腳放下來,把腳擱在茶幾上你不嫌臟嗎?

  ”陳芷涵用腳尖捅了捅我的大腿說道。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僅連載到此處,后續內容和章節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精彩閱讀”查看全文。

  

   那晚,我在廁所眼睜睜看著美女班主任被老男人侮.辱... 。

責任編輯:天之痕
审计局